四肖中特三期必处

陳長芬:藝術原本就是贊美詩 推薦

陳長芬:藝術原本就是贊美詩

陳長芬藝術史

1941年出生,湖南人

1965年開始拍攝長城

1987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陳長芬藝術攝影作品展》

19898月美國《TIME》雜志評為攝影術發明150?年來世界十大攝影名人之一,其肖像被刊登在該雜志的特刊封面

198910月榮獲首屆中國攝影藝術金像獎

1990年在日本出版《長城》攝影畫冊

1992年獲中國政府特殊津貼

1997年編入美國《世界攝影史》

19998月在中國美術館舉辦《長城詩史》攝影展

2007年在美國休斯頓美術博物館舉辦《長城》攝影展覽;同年,美國耶魯大學出版社(Yale University Press)出版“THE GREAT WALL OFCHINA PHOTOGRAPHS BY CHEN CHANGFEN”

20109月北京香港馬會龍邁畫廊《長城,遙》攝影展

201112月北京舉辦《左右貳仟年》陳長芬藝術攝影展

20124月應國家出版署邀請參加倫敦書展,在主會場《出版與影像》現場演講

20137T3陳長芬攝影藝術展

20147月美國圣地亞哥《長城》攝影展

在攝影技術發明近180?年的歷史中,攝影起到最大的社會作用就是見證,見證人類、見證時代、見證社會、見證自然。相比文字和繪畫而言,攝影是最完整、最真實、最可以信賴的表達,所有酸甜苦辣都可以在影像作品中呈現。一個有良知的攝影師,應該把鏡頭對準社會、對準自然、對準人。陳長芬認為。

?

記得家鄉烤糍粑,把黏米放在模子里,出來以后就有了別致的花紋。要說藝術啟蒙,這是我幼年對藝術的第一感覺。

?

有一定速度的時候是最好玩的,一遍過嘛,縱然可以復飛一遍,但你這一次摁動快門,卻是只此一次的機緣。

?

把長城歸位風光未免也太過簡單,中國傳統美學對于風光闡釋的美學根基本來就非常深厚,這不僅是個單純景致的問題,而是包含了人類的生存空間等許多內容。

?

我逐漸甩開了一些關涉長城具象的東西,而是用鏡頭讓這個人類雙手創造的奇跡講述自己的故事。

?

他的童年,家在洞庭衡岳間

?

1941?年,陳長芬出生在南岳衡山霞流鎮平田村——湖湘之地,鐘靈毓秀。唐代詩人王勃膾炙人口的佳句,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描繪的便是這里的美景。小時候,記憶最深刻的還是衡陽的水土。在我工作室中就掛著一幅之前拍的作品,《竹井》。周邊是竹林,叢中一眼井,我小時候就是喝這口井里的水長大的。以拍攝長城名聞海內的攝影藝術家,而今已年屆耄耋,一開腔,還是一口地道的湖南普通話。

?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作為家中字一輩,名字中帶一個北方常用來做女性名的字,卻是為何?你把這話講給他,老人先就哈哈大笑了起來,名字里面帶的可不止我一個,還有貝多芬和達芬奇。憶及往事,陳長芬說了四個字,故事深沉2014?年的時候,他曾帶著全家老少回鄉認祖,第一個要看的就是這口井,以示吃水不忘挖井人,這個水到現在去看還是和當年一個樣子,還是在不斷地翻騰,就像是沸騰一樣的感覺。

?

作為地方望族,活水如許,自然葉茂枝繁。20?世紀津門畫壇領袖陳少梅便是陳長芬的堂叔,據說堂叔的印章很別致,刻的是家在洞庭衡岳間。而他的父親陳嘉言,同晚清官場大員曾國藩過從甚密。作為一代廉吏,一直以李白那句松柏本孤直,難為桃李顏自況。

?

名士自風流,山野多邐風。兒時的陳長芬也有《詩經·狡童》般的頑皮一面。與他對面而坐,一杯溫熱的花雕下肚,老人瞇縫著眼憶起山野間販夫走卒吟唱的歌謠:手擺楊柳喊情哥,挑擔涼水上了坡。只要情哥心意好,一身白肉隨你摸。摸也摸得少,說也說得多,回家去,又怕爹娘打罵我。一面是少女懷春難自已,一面又忌憚雙親管教嚴相逼,予取予求間的那一蹙額,卻將中國鄉土文化中的那點人情味兒道盡了。這首歌謠在我們當地傳唱了好多年,有一次我看到堂叔一幅畫作,畫的就是歌謠里的情形,表達的也是這個情懷。

?

小孩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能有什么藝術的感覺?他討厭成名后編排個人幼年的種種早慧,更愿拉拉農人晴耕雨讀的家常。比如進山采蘑菇,在松樹下放牛,過年過節時自己手工扎燈籠,這些是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活計。記得家鄉烤糍粑,把黏米放模子里,出來后就有了別致的花紋。要說藝術啟蒙,這是我幼年對藝術的第一感覺。特別的,我對農具感覺非常親切,蓑衣、斗笠,谷斗、米篩……我對它們的造型和制作方法至今都記憶猶新。

?

湘人好勇,衡陽地界自古便不乏官逼民反,民變迭起的史例。陳長芬回憶里切近的卻是那場國仇家難,“1944?年,日本人,成群結隊的三菱九七式轟炸機從衡陽城上空掠過,扔炸彈。那場慘烈的衡陽保衛戰至今讓他興嘆,戰場就離我家十多公里。家門口竹井旁每天都停放著許多傷病員,有很多半死不活的軍人坐在轎子里被抬來,還一邊在呻吟……傷病員坐在轎子里從一家抬到另外一家,抬到哪一家就要負責他的溫飽。我沒見過哪家哪戶會推卸,大家不會問這個軍人的名姓、籍貫,只知道這是一個傷病員,這是一個人。

?

從天到地,一次又一次,我想到了長城

?

1959?年,陳長芬來到廣西柳州的中國民航第四航校讀書,學的是航空運輸專業,分為貨運和客運兩個系統。在學校,他中學時便已展現的藝術細胞開始裂殖,除了辦墻報,他開始對相匣子生發出濃厚的興趣,13?歲的時候,第一次看到相機,那是來我們家鄉協助挖礦的蘇聯專家攜帶的135?相機。1957?年衡陽鐵橋通車,?當時的通車典禮和展覽我全都參與了,因為我美術字寫得好嘛,讓我去寫了很多的標語。可惜那個時候沒有相機,如果有我就全都拍下來了。現在想來,陳長芬還恨恨不已。

?

在航校,他摸到畢生第一臺相機。之后作為校宣傳干事,他分到了一臺徠卡M3,并分管為所有應屆飛行員拍畢業照,該航校第一代飛行員的畢業照很多都是我拍的。陳長芬說自己的攝影之路起于摸索,沒有接受過專門的學習,只是到照相館去參觀了幾次,自己有了相機后就自顧自折騰。折騰自然是自謙的說法——1960?年時他拍了幾株待發的荷花,黑白影像中,他為世人呈上了自己的處女作。

?

在攝影界,提到陳長芬,就不能不說長城,而提到他的拍攝長城就不能不提到他作為新中國航拍第一人的過往。1965?年,作為最早同新中國建交的西方邦交國,瑞士(航空出版社)幾次提請來華拍攝長城。當時中國還沒有敞開國門,他們幾次要求后,直到把信寫到周總理那里才批下來,責成新華社和民航總局去代為拍攝。那么我是民航的代表,紅頭文件在手,我就可以去協調相關的民航飛機來完成此項拍攝,當時搭乘的機型是運五。拍過長城之后,又拍了長江、錢塘江、西湖、黃浦江等地。

?

往事在他口中,多少有點輕描淡寫。但記者追問他拍攝時的情形,絕非現如今乘客隔著舷窗拍攝蒼茫大地般閑逸,而是穿著厚厚的飛行夾克,打開艙門,戴著風鏡,聽著耳畔風聲呼嘯,向下摁動快門……“我拍攝的時候用的還是徠卡M3,還有一個雙鏡頭。航拍嘛,首先你要身體好,不能一上飛機就頭暈。其中一次貼地飛行,離地高度只有四到六米!那是什么概念?機翼抖一抖就可以掃到地面。那一次我深深體會到當飛行員不能怕死,就是要勇敢。有一次在寧夏河套平原上空拍黃河,下面波濤滾滾,我拍得特別投入,不成想自己的安全帶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松開了,幸虧邊上的人一把把我拽住。

?

速度,催發了藝術創作的激情。有一定速度的時候最好玩,一遍過嘛,縱然可以復飛一遍,但這次摁動快門,是只此一次的機緣。在直升機上航拍可以懸停,可我覺得沒意思,而且也危險,直升機低空懸停是最冒險的一個拍攝方法。陳長芬給出了自己的見解。他回憶說直到1973年跟隨播撒農藥的運五(飛機)再次航拍這座世界上最長的墻時,封建君王剝削勞動人民的意識形態依舊影響著他,那時還是把拍攝長城當成一項任務,到文革結束后,人們當時的情感被壓抑得太久了,而我自己也需要一個情感紓解的出口,我又一次想到了長城。

?

此后經年,直至今日,長城早已不再僅僅是陳長芬鏡頭下的客體,而逐漸成為他興寄情感,參悟人生的對話者。拍攝長城五十余年,他曾創下一年爬城上百次,半個月就上山十三回的紀錄。而縱覽他長城作品的軌跡,從巍峨蒼茫而春夏秋冬,從秦磚漢瓦到沿線斯人,從寫實到寫意,他用鏡頭觀照了關涉長城的一切。

?

領獎臺,對不起,我不是風光攝影家

?

霸得蠻,耐得煩,吃得苦,不怕死。坊間湘人那句經典的自況,用在陳長芬身上最是貼切。上初中時,他便憑一己之力,一個下午卸光了一車皮的煤……1989?10?月,在摘得首屆中國攝影藝術大賽金像獎,頒獎禮上他便宣布這是自己第一次拿這個獎,也是最后一次,從此以后不再參加任何攝影比賽。”2010?年時,他獲邀出席一次攝影活動,主辦方在為他頒發終身成就獎時,介紹說他是著名風光攝影家。陳長芬登臺自白,對不起,我不是風光攝影家,是藝術家。旋即拂袖而去。

?

“‘風光攝影家是對我的一個尊稱,也是一種對我的愛護,但我覺得是不準確的。我認為自己是一個藝術家,而攝影也不應該如此分類。我在國外做過很多攝影展,從沒有人說我是風光攝影家。長城是我作品中一個主要意象,可就此把長城歸為風光未免也太過簡單,中國傳統美學對于風光闡釋的美學根基本來就非常深厚,這不僅是個單純景致的問題,而是包含人類的生存空間等許多內容。陳長芬說自己現如今更多的是把長城作為對話的平臺,用攝影語言從長城的深度和廣度上做開掘,我逐漸甩開了一些關涉長城具象的東西,而是用鏡頭讓這個人類雙手創造的奇跡講述自己的故事。

?

2009?年春天,陳長芬來到長城邊一個村子,那里有個一輩子都守著長城邊沒出過門的老奶奶,名叫馬寶蘭。她當時就97?歲了,這輩子都沒照過相。我去拍的時候,老人行動已經不方便了,她的兒子背著她出來的,我用20×24?英寸的機器拍。第二次去的時候,我打算給老太太拍一張1:1?的等高照。那天還沒進院子,老太太自己就出來了。她坐在門檻上,背后就是長城磚。那趕緊拍吧!可三腳架沒有帶,怎么辦?我找到了一個炕頭上的案桌,把機器綁在案桌上,焦距調好,我就匍匐在地開始拍,最后只有一張是清楚的。

?

照相術剛剛傳入中國的時候,即便慈禧老佛爺也曾把站在鏡頭前視作畏途,害怕就此被勾魂攝魄。陳長芬當然將此視作無稽之談,可老太太第一次看到自己照片的情形還是讓他永生難忘,她就盤腿坐在炕上,突然就流淚了,指著照片說,想媽媽。一個97?歲的老人家說自己想媽媽了……兩個月后,她就走了。陳長芬半年后才知道這則消息,趕過去,想在老太太墳前磕個頭,可老人家的兒子卻說雪天地滑執意不讓他去,我只好拿著相機沖著山上的墳頭拍了一張照片,這就是長城兒女,他們生于斯,長于斯,最后也葬于斯,一輩子簡單質樸地過活。在那一刻,我覺得藝術,本來就該是生活的贊美詩。

?

美國漢學大家史景遷曾欣然為陳長芬攝影集《長城史詩》撰寫的前言,可引為知己洞見:他的長城就是這樣簡單又令人驚奇的存在著。它是一個人造的結構,卻看不見人心的目的。只是為了響應某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力量和目標而美妙地伸展著她的身軀,將自己的形體與環境融為一體。

?

Q =?《北京青年》周刊

A =?陳長芬

?

1989?年您登上了《時代》周刊的封面,能介紹下這一經過嗎?

陳長芬:這個事兒都快過去三十年了,我特別想借你們雜志的平臺最后再說一次,首先千萬不要再說什么首位登上《時代》的華人云云,我肯定不是第一個。事情的原委是那一年八月《時代》推出紀念攝影術發明150?特刊,封面選取了十位對攝影術有貢獻的人物,在世不在世的都有,這其中有攝影術的發明者達蓋爾,而我只是其中之一,身份是中國攝影家。

?

您曾參與了中國航機第一刊《中國民航》的創刊,和雜志業緣分匪淺,在這個視覺時代,您認為雜志未來的發展空間在哪里?

陳長芬:我是這本雜志的發起人,也是當時的籌辦組織者之一。1981?年中美正式通航,中方60?個人的代表團里面,我是唯一的攝影師。過去的時候沒什么感覺,在回來的飛機上卻看到,塞滿了的美國報紙和航機刊物。當時咱們的民航局長感觸很深——我們中國怎么就不能有一個自己的航機雜志?于是民航總局拍板,辦!第一期封面便是我拍攝的長城。我這個人不喜歡做守業的事,自認一直是個開創者,這可能同我們衡陽人的性格底色有關。時代發展太快,我緊趕慢趕也覺得吃力,建議真不敢說。作為讀者,談談我個人的看法可以。我認一句老話,叫做貨賣一張皮。如果一份雜志封面做得不夠好,那它真的很難在這個激烈競爭環境中存活下去。

?

新世紀初數碼攝影全面取代膠片攝影,以及近十年手機攝影及同互聯網的結合,幾乎人人都可以發表展示作品了,這兩個節點上您都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抗拒,而是順勢而為?

陳長芬:順勢而為說得好,為什么不呢?我一直認為攝影首先是科學語言,技術語言,其次才是作為藝術語言而存在。人類的藝術史少說也有幾千年了,但工業革命之后才開始有科技的概念,攝影的概念可謂伴隨近代科技的發展而生,本身它發展也并沒有定型,當科技發展推出了數碼攝影技術,為什么要排斥呢?再一個,攝影不是人人都可以攀臨的,但也絕非高不可攀。對于老百姓和攝影愛好者拍攝的東西,我沒有批評的權力,但畢竟攝影是我終身的志業,總有些引領的義務吧。

?

2009?年的時候我出了本《數碼攝影日記》,全書的照片都是我用索尼數碼相機拍的,而且圖像文件始終保持著原始文件的本質。拍攝這些作品我遵循兩條底線:一是不能夠拍的,不應該拍的或者不屬于我拍的東西堅決不拍;二是涉及肖像權時必須以尊重和理解拍攝對象為前提,此后在使用這些作品的時候更應該慎重。

?

了解您的人都說,您的暗房技術太專業了,其實現如今有相當一部分攝影家把后期工作都交給制作公司打理。您為何還如此親力親為?

陳長芬:簡單來講,存在就有合理性,這是前提。數碼的出現,意味著門檻不是低了而是更高,為此,有的只能放棄很多有情感的東西,不得不走向世俗,其實這也無所謂。社會有這樣的空間,允許人們多樣選擇,我不會說三道四。但這里要提出另一個問題,當你認為自己是個藝術家特別是自稱嚴肅藝術家的情況下,恐怕這就是個問題了。就像油畫家,其油畫布的底漆可以別人來刷,但是畫素描、上彩恐怕不能由別人來替,簽字也得自己來,這是要命的東西。藝術價值在哪里?藝術家作品的藝術價值體現在創作的全過程。

?

油畫在中國逐漸發展出了中國精神與中國做派,我注意到您就曾把照片作品打印在絹和宣紙上。在您看來中國的攝影家如何從祖國傳統文化中汲取滋養?

陳長芬:你提到的一些實踐是我有意為之,我不但要讓觀眾看到我的作品,更要看到中國文化和中國傳統的手工藝。藝術家不應只是制作作品,更應有扎實的文化底蘊和民族特色。我對中國文化的關注和興趣也是因為攝影的關系,攝影藝術有很多元素,我的基因、語言、思維方式都是東方的,中華民族的。汲取中國文化除了有形的一面,更多的是無形的滋養,兩方面要結合起來,就像《考工記》里說的,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為良。

?

某種意義而言,長城已然熔鑄進我們的民族精神。但之于這一建筑向來有一種看法,它同中國歷史某些階段相應,是拒人千里,故步自封的象征。我很想知道您到底怎么看長城,它到底是一堵,還是一張

陳長芬:長城,城墻本身是一個墻的概念,這毋庸置疑。為什么我還認為它是一個網絡的概念呢?這就要回到什么是網?點、線、面構成一張網。這里我還要再回到一個詞,薪火相傳。薪火相傳是傳遞亦是傳承,它最能體現長城文化,一個烽火臺、一個烽火臺的守望相助,情報就一個個傳遞下去。同時,這種傳遞的形式多少年了?兩千多年了。這個傳播的概念在今天依然有它概念化相應的存在,我們今天用手機便可以同地球的另一端通話,這中間需要多少基站傳遞?這和烽火臺是不是同一個概念?對嘛,我們今天的每個人都生活在里面的。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四肖中特三期必处 财富计划是什么 加拿大28软件app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极速赛车大小在线计划 锡林浩特天堂娱乐所 欧亿3r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盛世票秒速时时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彩票pk10的骗局揭秘